唐僧为何要“西天取经”?现代人深入三藏有什么捷径?现代人诚心学佛,是否要学玄奘法师“西天取经”呢?

唐僧为何要“西天取经”?现代人深入三藏有什么捷径?

古典名著《西游记》中,唐僧与徒弟们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故事广为传颂。其中唐僧的原型就是唐代高僧玄奘法师,精通经律论三藏,也称“唐三藏”。史书记载,玄奘法师西行求法,往返十七年,旅程五万里,所历“百有三十八国”,带回大小乘佛教经律论共520箧,657部。

我们不禁要问:玄奘法师为何千里迢迢,不辞辛苦行走万里,从中土去天竺取经呢?

一、各教派学说纷繁复杂,无法辨别真谛

玄奘法师出生于公元602年,幼年时因家境困难,曾跟随长捷法师长住寺庙,因善根深厚,13岁时便在洛阳正式出家。剃度后的玄奘法师刻苦学习,深入经藏。时至隋末唐初,社会动荡,玄奘法师为了求取佛法,下四川,上长安,不畏险阻,精进好学。公元627年,玄奘法师再次来到长安学习外国语言和佛教经典,其佛学造诣了得,一时名满长安。

当时的佛学典籍,由于翻译者水平参差不齐,多有曲解,晦涩难懂,玄奘法师又有感各教派学说纷繁复杂,他无法辨别何为正理真谛,心中疑惑丛生。

恰巧印度高僧波颇为传播佛法,不惧艰险,九死一生来到大唐。他告诉玄奘法师,大唐以西的那烂陀寺有位戒贤大师能解你之惑。玄奘法师对此非常向往。

为追求佛法真谛,玄奘法师决定西行求法。他立马上书唐太宗,请求西行,但当时边关战事不休,未获批准。两年后即公元629年,朝廷因饥荒允许百姓自行求生,玄奘法师即从长安出发,经姑臧出敦煌,经今新疆及中亚等地,辗转到达天竺,进入当时的佛教中心那烂陀寺。

玄奘法师师从戒贤大师学习《瑜伽师地论》《俱舍论》《因明论》《声明论》等论典,着重钻研《瑜伽师地论》,五年后便精通了经律论,被当地信众尊称为“唐三藏”。北印度王戒日王在为玄奘法师设无遮大会,玄奘宣讲大乘教义,被称为“大乘天”。公元 645年,玄奘法师满载657部佛经梵文原典、150粒佛舍利、7尊珍贵的佛像,返回了大唐。之后,玄奘法师在长安设立译经院,翻译佛学经卷,讲解经法长达二十年,先后译出大小乘经论共75部1335卷,为佛法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二、现代人诚心学佛,是否要学玄奘法师“西天取经”呢?

玄奘法师为求法克服重重难关,历经千辛万苦,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至今闪耀,也让我辈感慨求法之路何其艰难!

至今,佛教经两千五百多年的流传,已至末法时期。笔者不禁要提几个问题:现在流传的经律论能代表南无释迦世尊的本意吗?佛经由梵文翻译为古汉语,就没有遗漏法义吗?况且经律论三藏是由500位阿罗汉经三次集结,凭着记忆而记录下来,记录之初就圆融无碍吗?并且文言文的“晦涩难解”,对很多人来说,是不是一种障碍?

佛教徒们很多都听说过《楞严经》《楞严咒》,很多人都在虔诚念诵、修学。而《楞严经》《楞严咒》正逢真假相混的厄运,共有100多种版本流传于世,到底哪种是正确的呢?而释迦世尊只说了一种,若没有经过胜义择抉,普通人很难辨别正邪。

当今佛教界乱象丛生,许多魔子魔孙已披着佛教外衣混入佛教诈骗好人。佛弟子要学到真佛法,没有被篡改的佛法,是否要学玄奘法师“西天取经”呢?

其实,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的本意是追求佛法真谛,脱离轮回苦海,了生脱死,自觉觉他。那实质上,哪里有真佛法,哪里就是“取经”的地方,而不在于“西天”或“东土”。

三、古佛降世,这才是佛教的正本清源

佛菩萨大慈大悲,不舍众生。应娑婆世界大事因缘,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古佛真身降世。世界各大教派的领袖、摄政王、大活佛们依佛教制度一致合法行文认证古佛降世,可详见各权威媒体报道。

据《莲花生大师本生传》第二十八章“向阿难陀问显宗”记载了南无释迦世尊的预言:“佛说如来我涅槃以后……过了二千五百年,也会出现佛教,我涅槃之后,像我一样的一个伟人,会解释教理,而我则以经典的形式,注解佛教教义。”像南无释迦世尊一样伟大的佛陀即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五条铁定原则,依南无大日如来尊胜法王授记:能佛降甘露、择缘预报、取业除障、能将祥雾拿入雕刻实物长存不走、能做玄妙彩宝雕。南无羌佛一一展显五明成就,亲说二千多盘法音圆融,深者见其深,浅者见其浅,还带来了最殊胜、最快捷成就的佛法——《解脱大手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弘扬正法,纠正佛法。曾有《百业经》里关于一位三藏法师的公案。原始经文是——众比丘问:“世尊,这众生(指因犯恶罪而堕落变旁生大虫的三藏法师)到何时才得解脱?”世尊曰:“牠将在贤劫五百位佛出世后才得解脱。”

此经文流传千年,历代的法师、活佛也拿来教化众生,殊不知“以讹传讹”,直至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还原了世尊原本完整的法义。

正确经文为——众比丘问:“世尊,这众生到何时才得解脱?”世尊曰:“尔际因果所数,牠将在贤劫五百位佛出世后才得解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开示,“尔际因果所数”,是当年世尊讲法时就有,罗汉们集结时漏掉了。这是指世尊说法当下观照到该众生的因果业报,但不是固定不变的。众生的因果业报随自身善恶因缘,不断变化。若该众生种大善因,发大忏悔心,善业筑壁,那个果会向善的方面转化,解脱之日也就提前了。

因此只有佛陀才能将圆满无漏的佛法真谛讲得精深透彻。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了义经》说:“何为修行?我于宝典开示。是为捷径解脱大法示修行。若有善男女子。依之实修。必当福慧圆满。解脱无碍。此为圣解脱法。”

末法时期处于黑暗中的众生,能直接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学习《什么叫修行》,以及《藉心经说真谛》《解脱大手印》等法著,虔诚修学、依教奉行,今生就能走出轮回苦海,解脱成就,一批批成就者的事例们就在眼前!还有比这更为捷径的方式吗?

—End—

撰稿:西行人

唐僧为何要“西天取经”?现代人深入三藏有什么捷径?

现代人诚心学佛,是否要学唐僧“西天取经”?

此文章鏈結: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com/2021/06/04/1982/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唐僧 #玄奘法师 #古佛降世 #什么叫修行 #藉心经说真谛 #解脱大手印 #楞严经 #楞严咒

觀音菩薩對我鼓勵有加

觀音菩薩對我鼓勵有加

我參加過六次觀音大悲加持法會,每次遇到的加持都不一樣,因疫情的關係,菩提會已有一年三個月沒有舉辦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了,所以我很期待什麼時候會再舉辦一次法會。當在網路上看到三月二十日要舉辦觀音大悲加持法會,我就非常非常的高興,立刻就報名,心中無限感恩。

當天早上6點30分,我們搭上往台北的遊覽車參加法會。前」兩天晚上我高興的都沒有好好睡覺,途中靜靜的念誦《六字大明咒》,心想這次 南無觀世音菩薩會怎樣加持我呢?心頭不斷連續的想著,一到法會現場,心中突然浮出「心誠則靈」,對啊!就是心誠則靈!

我進入壇場坐下,閉著眼睛又跟著唱誦《六字大明咒》,還是老樣子,開始打哈欠流鼻水流眼淚,心想都已經參加那麽多次的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了,怎麼還是一樣的情況呢?我向工作人員要了面紙擦眼淚和鼻涕之後,又鎮靜的閉著眼睛坐下來唱誦《六字大明咒》。忽然間眼前出現一大片美麗紅色的光芒啊⋯⋯好光亮啊!持續了好一陣子,一直到法會快要開始的時候。我心想:「這是我的幻覺嗎?」不對!這應該是另一種不一樣的加持才對!

主法昱宏仁波且開始修法,宣布說 南無觀世音菩薩快到了,我立刻感覺有一股力量在身上,自己便開始不由自主在做運動。當我想要拉回動作的時候,幾乎就要跌倒站不穩,我趕快又順著菩薩的指令將身體伸回去,動作連續好幾次都是快要跌倒卻又都沒事。這些動作好像是在幫我拉筋,但是都不覺得會痛或不舒服哦。

後來閉著眼睛清楚的聽到旁邊有一個聲音說:「來加持妳了。」就往我的背上拍打,拉拉我的手,抓了抓我的肩膀。又說:「妳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啊……,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才有機會接引妳的親朋好友。」後來,菩薩又再次叮嚀說:「妳是一個很好命的人,要好好的修行,要接引妳的親朋好友啊⋯⋯。」我心裡想到我的妹妹們都接引不來,於是便祈求 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保佑讓我能夠把她們接引到佛堂來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那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啊!經過了這些加持之後,我馬上覺得身體不再那麽沉重,好像全身都被拉筋過,筋骨都變輕了,很舒服啊!

法會結束後,我變得好雞婆,好有熱忱,每天只要遇到親朋好友就鼓勵他們一定要去參加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並向他們分享學習正法是多麼的幸福。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慈悲的 南無觀世音菩薩每次都給我大加持,讓我身體狀況一次比一次更好。並且感恩菩薩給我的鼓勵,讓我更有信心走出去幫助更多的親朋好友。

佛弟子 林靜慧 合十
2021/03/29

觀音菩薩對我鼓勵有加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受用,請上:https://www.yungton.org/學佛分享/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受用.html

我在寺院做义工 – 为了心中的那个家,我义不容辞去追寻

我在寺院做义工-

为了心中的那个家,我义不容辞去追寻

前言

真正的修行怎会贪图安逸舒适呢?修行的目的不仅是让自己了生脱死,更要为众生走上菩提之路而不懈努力,为担挑如来荷担而全身心付出,没有杂染,没有污垢,只有一颗纯净无私付出的心。一个真正的学佛修行人,才能感召佛菩萨的加持!

我学佛有七年了,通过这些年在正法团队的熏修,耳濡目染,对佛法深信不疑。我通过自身修行,在工作、生活、学习中都有很大受用,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上班时间比较自由,可以自己说了算。闲暇之余,我特别喜欢到寺院做义工,感受寺院的清静,聆听晨钟暮鼓以及早晚课诵,感受与世无争的淡泊,净化心灵。

要说明的是,我的工作和做义工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因为我时间比较自由,两者可以兼顾。很多人担心出来做义工会耽误工作,但我却恰恰相反。

在工作中,我的同事费很大劲搞不定的事,在我这里很快就能解决,我与客户谈业务也在很短时间内敲定合作事宜。而且每季每年的业绩我在单位遥遥领先。我不是表现自己多么有能力,我很惭愧,我想说的是佛法伟大,真实不虚!佛菩萨的加持也让我在世间享受这样的成就和福报。

说实话,我从来没考虑过学佛或做义工会影响我的工作,相反我以虔诚的心学佛,以真诚的心对待工作、客户以及同事,我所做的一切都特别顺心,特别如意。我几乎常年在寺院做义工,我的工作业绩却在行业领先,这不是佛菩萨的加持是什么?我特别反感利用学佛、利用佛友,利用寺庙来谋取个人利益,谈业务。这是玷污佛菩萨,破坏清静道场,与佛菩萨讨价还价,谈到这里我不仅是反感还特别反对!

我的工作习惯,不拉旧客户,不求老关系,每到一个新地方,从零开始。有一年我到山西去做生意,刚开始人生地不熟,没有客户,但我没在意,抽空就去寺院做义工了。没过多久,四个大客户主动联络给我订单。不需要自己找,客户就上门了,这不是佛菩萨的加持是什么?我坚信这是佛菩萨加持给我的福报,所以我更自信。又因为深信不疑,我敢去新环境开创新工作,并在工作中做得得心应手。

最近我又来新地区开展工作了,同样非常顺利,这就是我学佛的受用。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到就近的如来正法寺院做义工,学习。

说到来寺院做义工,我感到寺院就像我的家一样,来了亲切、心情舒畅。我回我家,我就应该像帮着我的家人一样把家里的事情打理好。但是在此我也提醒想来寺院做义工的师兄师姐们,来寺院做义工,一些规矩我们必须要懂,要遵守。不然不但培植不了福报,反而会因为无知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归纳总结了我在寺院做义工的几点注意事项:

一、服从安排。来寺院,不能我行我素,要知道寺院需要我干什么,而不是我要干什么。

二、配合调动。在寺院时间长了要知道配合寺院执事人员工作。在配合协调中工作,完成任务。这样既不容易产生我执,又能和大家心情愉悦地做事,能工作修行双结合。

三、不说是非。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条。寺院,清静道场,我们在家居士既然来了,就要做得心甘情愿,毫无怨言,管好自己,不添乱,不造乱。

四、干净利索,安排的事尽快尽责地干好。

五、轻言细语,不大声喧哗。有话好好说,慢慢说,不做有损自己形象的事。

六、团结友爱。大家来到一起,是为付出而来,在做好工作的同时,要做到相互关心和帮助。这样大家就能团结起来。

七、互相尊重。义工来到寺院,以行持表法。虽以不同的形象做事,但我们要有互相尊敬的态度,彼此包容的心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共同体现修行人的素质。

若能做到以上几点,就非常圆满了!

在做义工的过程中,我看到很多师兄师姐做得非常好,特别付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抢着干,争着干,把活干得整洁到位。他们的无私付出得到寺院信众的赞美与认可,我为他们感到自豪。大家就这样用实际行动弘扬了正法。这才是我们要做的,要学的!

义工生活不艰苦,反而带来喜悦。因为给予能带来了莫大的力量!

撰稿:王勇

编辑:悦色

我在寺院做义工- 为了心中的那个家,我义不容辞去追寻

此文章链接: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info.com/2021/06/01/%e6%88%91%e5%9c%a8%e5%af%ba%e9%99%a2%e5%81%9a%e4%b9%89%e5%b7%a5-%e4%b8%ba%e4%ba%86%e5%bf%83%e4%b8%ad%e7%9a%84%e9%82%a3%e4%b8%aa%e5%ae%b6%ef%bc%8c%e6%88%91%e4%b9%89%e4%b8%8d%e5%ae%b9%e8%be%9e/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修行

不要拿「自稱佛陀」這種低級的藉口來誹謗如來正法

一、首先,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合法認證的,不是自封、自稱的佛陀!

佛陀的成立,是依佛陀的覺量、成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同樣如此是依其覺量、成就、兩千多盤法音和智慧的表顯而成立的,僅就《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書中的三十大類,就是歷史上無聖可及的智慧展顯。無論什麼佛教領袖都不具有佛陀智慧,保守地說,三分之一的成果他們都達不到,這是事實,在整個佛教沒有第二人。正如南無釋迦牟尼佛一樣,依靠的是佛陀的覺量、成就、演說三藏、經書,不需要任何人來認證也是佛陀。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早有刊報登文,請行人們認真恭讀:《真正合法認證的第三世多杰羌佛》

二、其次,不要拿「自稱佛陀」這種低級的藉口來誹謗如來正法

拉珍聖德對「自稱」這個問題早就闡述過:

「現在很多學佛的人對三藏的理解浮於表皮而且狹隘,不能深入經義而得圓融廣大的正知見。

比如說到「自稱」這件事,自稱本身並不是重點,就好像我自稱有五百塊,你自稱會治病,他自稱會造飛機,自稱什麼不是重點,重點有兩個:一,事實到底是什麼,我是不是有五百塊,你到底會不會治病,他真實的會不會造飛機;二,這個自稱背後的起因是基於我執,還是基於菩提。基於我執,為了炫耀自己或貪圖什麼,那是凡夫;基於沒有絲毫我執雜染的正見,基於利益眾生慧命的菩提心,那是聖者。

自稱,衹是一個不含對錯是非的客觀舉動,不是我們要關注的對像,如果僅僅因為有了自稱的行動,連我真的有五百塊也不管,你真的會治病也不顧,衹是執著於批評這個自稱的行為,那恐怕又要犯尤裏卡圖畫老師剛開始時的錯誤了。我們所要關注的是事實本身,而不是舉出事實的那個動作,好比夜晚,有人指著月亮讓你看,你要看的是什麼?當然是月亮,而不是那只指向月亮的手。所以,不在乎誰稱什麼,有人稱佛,好啊,如果是真的,那是眾生的福報啊,事情的重點是能不能拿出佛的證量來,能不能如三世多杰羌佛,五明證量擺出來,實證、經義,一樣一樣完美無缺讓眾生受用?如果不能而仍自稱是佛,那是自掘墳墓,如果能,拉珍頂大禮,生大法喜,五體投地恭敬。如果是佛,便稱是佛,質直語,如實語,眾生依止必能解脫,功德大如無量須彌,憑什麼不自稱?為什麼不能直言相告「真正的佛法就在這裡」而要退避三舍讓眾生在生死輪迴中苦苦尋覓?難道要置眾生的苦難於不顧,沽名釣譽地在那裡故作謙遜?那不是佛陀的境界,佛陀的境界是一切唯利眾生。釋迦世尊不是如實宣言「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了嗎?釋迦世尊為什麼要以佛的身份出現在娑婆?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被佛菩薩轉世的法王仁波且們公開身份?是為了賺取眾生的恭敬?利養?是狂妄自大嗎?那是謗佛。世尊作為悉達多太子,三世多杰羌佛作為世界頂級的畫家雕塑家,世間的恭敬已然應接不暇了,若是為了利養名聞,何必菩提樹下冥坐,何必苦口婆心勞神費力?若是為了自身利益,世尊何必托缽化緣,三世多杰羌佛何必拒絕所有供養?佛陀稱佛,是為了必須以此佛陀身份才能度化的眾生,佛陀不稱佛,是為了必須以他種身份度化的眾生。自稱與不自稱,這是凡夫的斟酌執取,不在佛陀的觀照範圍之內,對於佛陀,稱與不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度脫苦難的眾生,故所以稱與不稱皆是菩提。可嘆的是凡夫們還在這兒被自己無關痛癢的枝節計較遮障著,諸佛菩薩早已化身無量,以無量相狀,或稱佛,或不稱佛,施無量法忍,度化了無量眾生。而計較者在這些獲得相應的受用果報七七八八搞不清重點的表相計較中惟一獲得的,是輪迴。」 (摘自《拉珍文集:需要理清的幾個概念》

這裏再舉一個釋迦牟尼佛的公案:

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圓滿證得佛陀覺位後,覺得佛法甚深難解,非淺智眾生能明瞭,一直沈默不說法,後經大梵天和帝釋天的勸請,世尊才決定轉無上妙法輪,去渡有善根的眾生。世尊於是前往波羅奈城鹿野苑渡化憍陳如等人,途中遇到一名外道,外道見世尊相貌莊嚴、諸根寂靜,於是向前問佛道:「汝修何梵行?師父是誰?從誰出家?」,世尊告訴他自己無師自證,是無上人天導師的佛陀,正要去鹿野苑轉無上法輪,外道質疑世尊自稱佛陀,心生邪見,於是離佛而去。世尊繼續趕路,經過恒河一個渡口,因為身上沒有錢,船夫不願渡佛陀過河,世尊只好施展神通,飛身到達恒河彼岸,繼續上路。

世尊到了鹿野苑見到憍陳如等五人,五人見到世尊卻以長老稱呼世尊,世尊便告知五人自己已圓滿證道成佛,不應稱如來為長老。五人心存懷疑,世尊於是展顯神通,現廣長舌相,憍陳如等人畢竟宿世善根深厚,見佛神力便知道世尊所言真實不虛,很快就去疑生信,接受世尊的教誡,從佛剃度出家成為五比丘。佛陀為五比丘說法,憍陳如等因此皆證到了阿羅漢果。

以上出自《方廣大莊嚴經卷·轉法輪品第二十六之一》、《佛本行集經·轉妙法輪品第三十七上》。

釋迦牟佛是如語者,實語者,對眾生說法直言相告,自己就是人天導師的佛陀,目的是為了讓眾生早日學到真正的佛法,解脫生死。

釋迦牟尼佛是不是自稱佛陀不根本重要,重要的是祂老人家真正具備了無上正等正覺的佛聖覺量,具有與十方諸佛一樣的大悲菩提心,所傳佛法能夠讓眾生快速成就,妙智表顯更是無聖能及,遊戲三味神通自在,任運三界渡生無礙……

衹要是真正的佛陀,佛陀「自不自稱」是佛,都是慈悲利益眾生的。學佛要從本質看問題,不能像上述的愚癡外道,偏執一個「自稱」的名詞上,不深入佛法的重點。普天之下的佛弟子們,請問問自己學到了真正佛菩薩傳的佛法了嗎,你現在學的佛法能成就嗎?你拜的師父他成就了嗎?他能代表佛菩薩傳法嗎?跟他學的弟子有多少成就了?成就表現在哪裏?有哪些案例?深思一下以上的問題,生死事大,正法難聞,不要把學佛當成了迷信,搞個人崇拜,最終解脫不成,反而墮落三惡道!

諸佛來到我們這個世界衹有一個目的,只做一件事,就是把真正的佛法傳授給眾生,帶領眾生出離輪迴,解脫生死。這才是學佛的重點,學佛如果忘了這一重點,一切都戲論!不能解脫成就的佛法都是假佛法,都是垃圾!這話很難聽,但是末法時期,假佛法充遍了整個世界!波旬魔王與他的魔子魔孫千方百計阻止佛弟子們學到真正的佛法,在網上到處造謠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但不管讚譽還是誹謗,對南無羌佛來說,都是不增不減的,佛陀不回有一絲的掛執,不一樣的衹是讚佛者增長菩提功德,誹謗者惡業纏身,因果成熟之時,各自感報受用。

其實,妖魔們這些無恥、齷蹉的誹謗根本動搖不了上乘根器佛弟子對如來正法的信心,相反,讓佛弟子們更能看清楚妖魔的醜惡本質,更能彰顯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偉大聖潔,增強佛弟子對佛陀的信心,讓他們更快的圓滿福慧二資糧,獲得快速成就。

對於那些初入佛門、不瞭解的行人,要想真心學佛就要放下邪見、所知障,讀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經書、認真恭聞南無羌佛的法音,依法不依人,就不會再上這些妖魔的當!

最後提醒四眾行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史上唯一被世界各大宗派領袖、大活佛們認證的佛陀,不是祖師派別某一宗派的教法,也不是密乘、大乘、小乘的獨有一乘教法、對所有佛教的各乘各宗各派一律平等,是與釋迦牟尼佛教理同流體系,純正的佛教佛法。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的《極聖解脫大手印》是最快速成就解脫的無上頂聖佛法,十方諸佛皆依此法而成佛,此時不學更待何時,請珍惜!

Jacky WongSina WeiboRenrenQzoneCopy LinkDoubanWeChatEvernoteFacebookTwitterWordPressShare

我终于见到 「菩提道损减增益法」 殊胜无上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大德:

   恭敬请求帮我转发这篇文章。

佛弟子

释了正 合十

   我终于见到 「菩提道损减增益法」 殊胜无上

     当我听到有一位太尊级的巨圣要来本寺修「菩提道损减增益法」,我们以至诚的心做好了迎接的準备。太尊属于五段金釦,他的本事真有这么大吗?这社会已真相混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假的可以冒真,骗人鬼话一大堆。尤其是有一个法王把我吓怕了,他哪里是名大法王,就是一个欺世钓名的凡夫而已,提到他的名字都反噁!自己明明是凡夫俗子的质地,却狂妄声称要教人成圣者,他的言行低劣可悲,完全不符事实,他的出现,告诉了人们假的都可以冒充真的,没有所谓的真跟假,只有胡说八道,骗一事算一事。你们看看他到底是圣者还是凡夫的言行。你们认为圣者会不会把八竿子打不到事,与他没有私毫关系的事拉到自己的身上,藉用与他无关的事来为自己宣传造势,圣者会干这样下浊的事吗?只有凡夫俗子才会干出见好处,见名誉就沾的事,难道不是这样吗?大家都有头脑可以想一想,做为一个真正的圣者,他们根本不会去沾染世俗名誉,更何况这件事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要强行拿来为自己说话,这样的人是凡夫还是圣者呢?大家自己想吧!当然,太尊的地位比法王的地位要高太多了,人家是圣量真才实料考来的,法王只是凡夫认证的空洞无实的名词,尽管太尊的地位高,我毕竟没有实际看过太尊修法。昨天,五月十四日,因缘成熟了,这位大摩诃萨五段金釦太尊,我们又称他为圣尊,他在世界佛教总部与我们僧众一起共同开法会,公开为一位十分虔诚做佛事的弟子举行了主旨为「菩提道损减增益法」,让我开了圣界之眼,除了惊叹,余下的就是五体投地和深深的忏悔。原来,「菩提道损减增益法」真是无上大法之大法,我一直都盼望能参加这个法会,今天终于参加了这场万劫千身难遇的大法会,当机会来了我怎么会放过每一秒钟,到底有多厉害的圣境,因此,我选了最近约四呎远的位置观看,我两眼瞪大不放过分毫机会,我们所有的人都盯住了,被加持的弟子一颗一颗的点数菩提丸,把十颗菩提丸放在瓷器的杯子里,然后修法的圣尊站在远处,没有任何人接近过杯子。修法时,突然杯子慢慢放光,闻到了异香扑鼻,随着一声钟响,声音与平常完全不同,好像在风浪中滚动,整个大殿回荡著吉祥的气氛,慑人心灵,我眼前只看到杯子,这时大殿及供品等都不见了,我好像坐在软棉的空气上,人感觉在旋转,但杯子没有离开我的眼睛,此时万念俱寂没有任何动静,杯子里的菩提丸突然长出了三颗,太神妙了,再次点数,确实由十颗增长到了十三颗。这位受法弟子的真诚换来了如此胜义的福报,从此以后,她持有的菩提丸不断增加,她可以每月吃一颗或每天吃一颗,确保长壽无病,福慧圆满,得到成就。最值得讚叹的是圣尊如此道行高深,而身上没有半点我执贪名的气息。圣尊对我们说:「菩提丸修了就修了,这都是佛菩萨加持的,不是我修成的,不要提到我,谁要提到我的法号,今后我主持的法你们就没份了。我们都是佛弟子,重要的是学佛修行,不是拿名来招摇。」,并对受法弟子说:「我要一颗菩提丸贡献给我的恩师,南无羌佛,祝福明天佛诞,吉祥永乐。」 圣尊的远离名誉地位,比起那凡夫虚名的假圣法王是天差地別的,超凡的圣品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也是我忏悔的醒钟,我现对十方诸佛发下重誓,一定如法修行,自觉觉他。

                 惭愧佛弟子

                 释了正

                 2021年5月15日

曾经为了两分钱,我几乎失去了尊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学佛知见和受用感悟,只有恭闻南无羌佛的法音,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学佛》和《什么叫修行》,才是最正确、快捷的成就之道。Image

曾经为了两分钱,

我几乎失去了尊严

大多数人都说我太节俭,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精打细算,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是父母含在嘴里的宝,习惯了大手大脚,铺张浪费!聚餐点一大堆吃不完倒了,透支福报;衣服赶时尚,没钱了向家人要,甚至刷爆了卡还借高利贷,只为一时光亮。别人说我古板也好,老顽固也好,由他人去说,不经历岁月的风霜,怎知人世间的苦啊!Image

在我十七八岁时,母亲因为身体不好,被舅舅接回娘家靖江看病。母亲去了好多天了,父亲凑了点钱叫我去探望母亲。

那个年代的衣服,是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我是家中幺儿,轮到我时几乎是补丁叠补丁。难得去趟外公外婆家,总不能太寒酸吧?于是像花木兰一样东市买俊马,南市买鞍头,北市买长鞭。我借了志林哥的笔挺中山装,隔壁张哥的新裤子,朱雪州的皮鞋,还在中山装的口袋外别了支钢笔。嗨,人靠衣装马靠鞍,看起来也算人模人样了。

兴冲冲地出发,跑到兰门沙,要摆渡才能到码头,摆渡要2分钱,乘船要几元钱。在船上,中午没饭吃,我饿着肚子去外婆家再吃。外婆家在靖江城里,条件好。上了岸,算好了回来的路费,剩下的钱都用来买点心、糕点提去了外婆家。

母亲看上去气色好多了,但还得继续医治。我玩了几天,该回家了,当时火柴紧张,阿姨在供销社工作方便,给我包里塞满了吃的和火柴。舅舅送我去了码头,依依惜别!Image

又到中饭时,我打开包吃了些点心。干货吃下去,一会儿就口渴难忍,这时有卖茶的,二分钱一杯,我就摸出口袋里的二分钱买了杯解渴,凉爽爽一杯下肚,还没舒服一会,突然眼就直了,完了完了!昏了头了!竟把摆渡的二分钱买了茶了,没钱摆渡了,咋个办?

摆渡人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我硬着头皮上了渡船,故意拖在最后,等前面的人走光了,这才战战兢兢对老人说:“老伯伯,我没钱。”老人一听青筋直冒,他说:“你这个年轻人,太不地道了,连二分钱也想赖?”我说我真的没钱。老人暴跳起来:“你穿得人模狗样皮鞋铮亮的会没有钱?!你不想给就不给,别喊没钱。”

我憋红的脸估计像猴子屁股了,恨不得钻地缝去,告诉他这衣服是借的,怎么怎么的经过,老人余怒未消根本不听。我说:“老伯伯,我给你盒火柴(当时五分钱一盒)抵摆渡钱吧。”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火柴递给老人,老人一下怔住了,半响他有点哽咽地说:“年轻人,看来你真的是没钱,混账混账,我竟然这么骂你,错怪你了。哎,真是一分钱憋死英雄汉,谁都有过不去的时候。我看你穿得这么光鲜,以为你说谎,火得想一篙子把你打下江。哎,该死该死,小伙子你走吧,我不要你的火柴。”我又硬塞给他,推搡了好久老人才收下。Image

佛陀说法,众生的资粮有定数,有什么样的福报、财源、富贵、荣华、罪业、果报、灾难,都由因果决定。当然依靠修行可以转换因果。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奉劝当今的年轻人,不要过早消耗自己的福报,福报享尽了就要受穷了。就如银行存的钱,你天天去取,用完了你咋个办?珍惜吧!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只是太多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

——END——

口述:慈恩

撰稿:葵心

编辑:对白云天

他们为何喜欢炒作贪官陷害羌佛的假案?他们是谁?

 ——驳“惟震学佛”诽谤羌佛《再揭露》之一

今年1月29日,新浪微博主@惟震学佛 (以下简称 “惟震”)发布长文章称:“对某某附佛外道诈骗集团的再揭露”(以下简称“再揭露”),肆意诽谤当今住世的真正佛陀——H.H.第三世多杰羌佛,肆意诽谤释迦牟尼佛及佛教佛法,种下了无边黑业和地狱种子。

为帮助“惟震”及其他邪见谤佛者能认识到自己的邪恶,救他们于地狱边缘,笔者将借反驳“惟震”《再揭露》的缘起,为他们一一剖析其邪见所在,愿他们能改邪归正。

“惟震”在《再揭露》原文(一)中说,对于义某高的通缉是否已经撤销?看看2015年对骨干成员的司法判决书,就应该知道所谓“2008年通缉已撤销”完全是谎言(图一图二)。并且在逃人员系统内还能搜到他的资料(图三)。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还敢称“佛”,如此谤佛,真是不惧因果啊!  

“惟震”所言真是淋漓尽致的暴露他自己的法盲和无知,却不自知。

(1)从“惟震”所附链接可以看出,他所说2015年的“司法判决书”是四川中级人民法院对成都王某和卓某利用宗教名义诈骗众生钱财的判决。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诈骗案判决,可一些邪恶之人却试图以此案件来证明“义某高诈骗集团”的存在,这真是一个可笑的逻辑。如果佛弟子行诈骗,就可以证明存在“义某高诈骗集团”,那么,当今佛教界如此混乱,诸多法师、活佛打着“释迦牟尼佛”的旗号,诈骗众生财色,他们都说自己在学习释迦牟尼佛的佛法,难道释迦佛也是这些邪师骗子的头目了吗?难道还存在一个“释迦诈骗集团”吗?谁若如是认知,必堕地狱。

“惟震”引用《判决书》中王某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所说“被通缉”,来认定某位佛弟子所说“2008年通缉令已撤销”是谎言。这是“惟震”的恶意曲解。其实“2008年通缉令已撤销”是指2008年国际刑警组织撤销对羌佛“红色通缉”的这个事实。

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在经过长期深入调查后,厘清了“义某高诈骗案”真相。2008年6月11日该组织收到中国政府申请,主动要求撤销对“义云高”的《红色通缉令》,10月,国际刑警第72届大会通过决定,撤销了该通缉,要求所有国际刑警成员国不得以此案件滞留南无羌佛,并于2009年11月19日发专函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了整个过程。(详见下图)

国际刑警组织于2009年11月19日发专函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了整个过程,上图为函件英文原件和中文翻译件

而据海外媒体披露,这起所谓的“诈骗集团”案件,是中国“大老虎”,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某康和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陈绍基(后因贪污腐化被判死缓)等贪官污吏联手陷害H.H.第三世多杰羌佛而炮制的假案。详见媒体报道(《“大老虎”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https://dorjechang.com/8309/)。

再退一步说,即便某位佛弟子说了妄语,与羌佛有何干呢?“惟震”何以会发出“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还敢称佛”的谤言呢?试问,现在那么多法师活佛居士在犯戒,在妄语,你“惟震”是否也应该反问释迦佛陀一句“那么多佛弟子连最基本的不妄语都做不到,你还敢称佛”?

“惟震”,你的逻辑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抑或你本身就是头脑不清,逻辑不明。

(2)笔者注意到,无论案件真相多么清晰,昭然若揭,但一些诽谤羌佛者出于各种目的,对案件真相视若罔闻,依然津津乐道于那份所谓的《通缉令》。这究竟为何?

因为在中国,只要说某某人被通缉,大众惯性思维联想到的是“此人犯罪”。诽谤羌佛者就是利用大众的这种惯性思维,通过不断炒作假案的“通缉令”和转发无良媒体的失实报道来混淆视听,尽其所能抹黑无上圣洁的羌佛,让大众误以为羌佛是坏人是邪教,以达到他们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

殊不知,“通缉”只是公安办案的一个手段,而被通缉者要经法院机关的最后裁决后才确定是否真有犯罪,这是基本法律常识。而且,最关键的是,国际刑警2008年撤销对羌佛的“红色通缉”后,在中国公安内网“全国在逃人员系统”上是否还保存羌佛资料也无从知晓,无法公开。因为,那是对外保密的内部资料仅供公安机关办案时查询比对用。

而最为卑劣的是,某些邪恶之人采用图片PS的低劣手段,将“许藏宇”的《在逃人员登记资料表》移花接木为“别名:义云高”,还附上一张写着成都根本不存在的“汉路32号”的《逮捕令》来证明。

【具体事实详见《梁兴扬炒作PS的<通缉令>已涉嫌违法》一文】(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25801629417582 )。也就是“惟震”所谓《再揭露》(一)中津津乐道说“在逃人员系统内还能搜到他的资料”的图3、图4。

“惟震”等人大概不知,未经公安授权擅自将公安内网资料发布到网络上本身就是违规泄密行为,而参与传播经过PS的公安办案资料则是涉嫌传播“警情谣言”的违法行为。相信公安机关很快会对此做深入调查,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因此,奉劝“惟震”“梁兴扬道士”等人“别上魔的当”立即删除微博上的非法资料,否则必然“摊上大事”,好戏在后头。

同时,至今为止,无论中国还是外国,没有任何一家法院或司法机关对羌佛俗名尊称“义云高”做过有罪判决。所有诽谤羌佛者,包括你这个“惟震”,你能拿出任何一家法院对“义云高”的《判决书》吗?没有吧。既然没有任何判决,你们依据什么给南无羌佛贴上“诈骗犯”“邪教”的标签与“黑帽”呢?

可以理直气壮,非常坚定地告诉你“惟震”等所有诽谤羌佛的人,现在乃至未来,中国政府都不可能将南无羌佛列为“邪教”的。因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具有佛陀觉量,大慈大悲,普渡众生,利益社会的佛陀再来。

那些妄图给羌佛扣上“邪教”黑帽的邪恶分子,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无论你们怎么折腾,折腾到死,折腾到自己落入地狱,你们的邪恶目的都不可能达成。因为,佛陀降世“皆以大事因缘而来”,还有许许多多善根福德因缘具足的众生要依靠修学南无羌佛如来正法而解脱轮回,这种“大事因缘”岂是尔等蝼蚁鼠辈所能改变的。

(3)被通缉也好,被追逃也罢,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案情是否真实存在。一个被中国多位著名法学专家所否定,没有案件“受害人”的乌龙案,一个贪官污吏炮制的假案,会是真实的吗?

只有两类人会相信所谓“义某高诈骗案”:

第一种是低智商或法盲者,他们缺少基本分析判断力和逻辑思维,无视因果,人云亦云。

第二种是恶意为之者。他们为反对而反对,为污蔑而污蔑,为诽谤而诽谤。这第二种人最喜欢以此假案说事,拿《通缉令》代替《判决书》,拿涉嫌当事实,来无休止的诽谤南无羌佛。

他们之中有的是当年参与陷害南无羌佛,目前还潜伏在国家机关的“周大老虎”残余势力,他们极度害怕当年的案件被平反,而暴露他们的恶行受制裁。

他们之中还有波旬魔王子孙或假活佛、邪师骗子及其座下不分正邪的弟子。羌佛正法的光明让这些邪师骗子的邪说和骗术暴露无遗,他们自然心生嗔恨而诽谤羌佛。

“惟震”,你是属于哪一种呢?请自己对号入座一下。不论你是哪种人,有个事实是存在的,你“惟震”不仅是法盲,而且是“佛教白痴”,你的微博内容处处诽谤本师释迦牟尼佛自还不知,可怜透顶。

欲知“惟震”对佛教无知到什么层度,他的哪些言论诽谤了释迦牟尼佛,请看下篇分解剖析。 (未完待续)。 文/郑剑​​​​

【佛門觀察】師父生病了,是償還業障還是"代眾生受苦"?


【佛門觀察】師父生病了,是償還業障還是"代眾生受苦"?

【佛門觀察】師父生病了,是償還業障還是"代眾生受苦"?

很多佛教徒都知道,佛教中有“代眾生受苦”這麼一個說法。特別是近年來,有很多佛教界的知名人士生重病了,他們的弟子或是他們自己就說是“師父在代眾生消業”。甚至有法師講:“我們學佛就是要生病啊,你看我去年就生了一場病……”導致有些弟子還認為生病是個光榮的事情,甚至大肆宣傳。

比如,有一位赫赫有名的法王,是很多著名活佛、仁波切等的上師,弟子人山人海,創辦的“五明”佛學院一時間世界有名,很多人視為佛菩薩再來,可是很遺憾他因為得了癌症,病死在華西醫院24科(腫瘤科),火化時黑氣彌漫,慘不忍睹。事後,有的人卻說這是法王慈悲,替眾生承擔罪業才這樣的。


總而言之就是,當今佛教界的很多知名人士遭受了惡報果,但最後卻都變成了在“代眾生消業”。那如何分辨是他自己業力現前在償還業障還是他在“代眾生受苦”呢?


先以現代高僧普欽法師的公案為例。1935年農歷3月19日,法師在海會寺的大殿上,用刀割開了自己胸前的皮和肉,把燈芯草放在里面,周圍鋪滿面團,灌滿香油,當時火甚至燒到了四丈高,持續了一整夜。


第二天天亮時,法師已經氣絕,胸前燒得皮焦肉爛,當醫生清理已燒焦的腐肉時,已經可以看到法師的內臟了,醫生都覺得無力回天了,只是草草包紮了一下,但奇蹟的是,四天後,法師竟然醒了,並且逐漸康復。


那些所謂“代眾生受苦”的佛教人士與普欽法師的大悲行舉相比,最大不同在於,普欽法師“代眾生受苦”可以在被燒死後,死而復生,而那些美其名曰“代眾生受苦”的法師、活佛們,他們在生病後,沒有辦法讓自己的病痛消失,甚至有的直接就病死了。既然自己都活不下來了,還哪有能耐代眾生受苦呢?


可想而知要代眾生受苦,首先要有代替眾生受苦的境界和能力,這種境界誰才有?只有真正的佛菩薩才會有。

當然,凡夫也可以發願“代眾生受苦”。那就是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頂聖佛法《解脫大手印》中所教的“自他交換菩提黑業法”落實在身口意三業的行持上。《解脫大手印》有云:“……若得真修自他交換者生起實相時(圓滿次第),有若干種感應,甚而會產生自身痛苦強烈,有生瘡惡病,有身如火燒,時如冰浸,時如抽筋,時昏死狀,時休克,時如刀割,全身各部種種不同輕重痛苦……”


《解脫大手印》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始祖報身佛的佛境覺量,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給阿彌陀佛等十方諸佛和大菩薩們在修行階段的最高佛法,示現給娑婆世界的所有眾生。若眾生能真實修持《解脫大手印》,自然就會快捷成就福慧二資糧,證果登地,這正是《解脫大手印》獨具快捷成就之妙寶法門修行精要部分。


然而,遺憾的是,當今佛教界能識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為無上瑰寶者,依教奉行者甚少,能真正按照《解脫大手印》法義去落實三業行持者則更少了。更別說那些滿身邪見,整天妄語騙人的假修行人,虛名法師活佛了。妖魔者不僅不信不修,還肆意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呢。


沒有真正的修行又怎麼可能產生“代眾生受苦”的實相呢?


讓我們來看看,真正的佛菩薩是如何“代眾生受苦”的吧。


2012年,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代眾生擔業,三個月的時間成了老人衰竭相,此時很多人見狀,生了退失修行的心,於此所逼,無奈之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只得在公眾面前,僅用十分鐘就快捷回春驅走衰竭,恢復了體力,變成比祂青少年時代更加莊嚴英俊的青年相貌。雖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那是藥物的作用,但世界上至今為止,根本就沒有如此快捷返老回春、五官大換、眉毛更新、又恢復體力的藥物。(見下圖)

上圖中,左邊的老態照片是2012年10月18日照的,右邊返老回春照片是第二天 19 日照的。
又如,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代眾生消業,整條胳膊腐爛,連骨頭都能看見了,但是沒過幾天,整條胳膊卻又完好無損。


還有南無阿王諾布帕母。帕母當年示現重病之相,一直重病了好幾個月,隨時昏然不醒,全身是瘡,每天都只能服下少許流汁食品,身體乾瘦如藤,變成了殘斑裂紋橫布的百歲老太君。但第二天,在大家悲痛欲絕的時候,帕母從座上坐起來了,一夜之間,坐在大家面前的不是疾病纏身的老太君,而是年輕莊嚴的帕母。此等變化自如才是真正是佛菩薩啊。

因此,修行之人可以發願,也應該發願“代眾生受苦”,那是修行人菩提心的具體行持,但如此發願,未必就真能實現“自他黑業交換”。猶如我們發願要成為佛菩薩,未必已經是佛菩薩了。若真能修出為眾生擔業“代眾生受苦”的境界,也必能修出依靠自力或佛力消除業障,解除病痛的境界,而掌病痛於指掌間,輕松自在,變化自如。


是故,別將自己惡報現前的“生病”現象,冠上一個妄語的美名“代眾生受苦”,甚至恬不知恥地說“眾生病,故我病”。當然,若能按照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極聖解脫大手印》的兩大心髓去實修,最後自然就能真正“代眾生受苦”了。現今還是抱著一顆慚愧心修行比較好。


撰稿:義誠
編輯:佛前燈

【佛門觀察】師父生病了,是償還業障還是"代眾生受苦"?

此文鏈結: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com/2021/04/29/%e3%80%90%e4%bd%9b%e9%96%80%e8%a7%80%e5%af%9f%e3%80%91%e5%b8%ab%e7%88%b6%e7%94%9f%e7%97%85%e4%ba%86%ef%bc%8c%e6%98%af%e5%84%9f%e9%82%84%e6%a5%ad%e9%9a%9c%e9%82%84%e6%98%af%e4%bb%a3%e7%9c%be%e7%94%9f/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極聖解脫大手印 #南無阿王諾布帕母 #普欽法師

基督教徒唱誦佛教《心經》時淚流滿面, 原來聖母也是佛陀身邊的侍者

基督教徒唱誦佛教《心經》時淚流滿面, 原來聖母也是佛陀身邊的侍者

基督教徒唱誦佛教《心經》時淚流滿面,原來聖母也是佛陀身邊的侍者

文/薩依旺姆

    孫後芳師姐又去醫院化療了。她患的是近乎被判死刑的白血病,但她奇跡般的活了下來。2016年7月皈依佛門的她常說,“其他和我一樣病的人都死了,我還活著,我要感恩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方諸佛菩薩,我也要接引有緣人入佛門。”,誰也沒有料到,她的有緣人竟然是三個基督教徒的病友。

    2017年4月28日,我再次到醫院看望孫師姐,她正在吃午飯,我們就簡單地聊聊,才知道她明天就要用藥了,同病房的魏穩穩下午也要出院。於是,我真誠邀請他們明天上午先到我們壇城來參加吉祥祈福法會。我希望通過祈福,為他們帶來吉祥,減輕病痛。孫師姐立即答應推遲一天用藥,魏穩穩也想推遲出院。這時,6號病床的病人陸紹花說話了,她說她是基督徒,不敢信佛,怕違背什麼。她還說,“前幾天剛來到這裡晚上睡不著,十分難受,無論怎麼念《聖經》都睡不著覺,小孫讓我改念佛號,念了佛號我就睡著了”。我說,“好啊,那說明你的佛緣很深呢,我們每個人信仰什麼宗教都是各自的因緣,但無論信哪門宗教,受用才是關鍵!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聖母瑪利亞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我接著說了一個佛門公案。紀實影片請參考文末的<<延伸閱讀 >>

    在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法音裡有一段臺灣高山族幾百名基督教徒皈依 羌佛 的公案。那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以大師身份,以藝術團名義訪問臺灣時。基督教徒、臺灣高山族酋長前來拜見 羌佛 。

    酋長報告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我是忠實的基督教徒。”

    第三世多杰羌佛 問:“那你見過聖母瑪麗亞同志沒有?你如果沒見過祂,我就請祂來,你們見見面。”

    酋長說:“我能嗎?連我們神父都沒見過呢!” 羌佛 說:“那我讓你見了面,你皈不皈依佛法呢?”

    酋長說:“那要我們聖母同意,她沒同意是不行的,

    我們發過誓、洗過禮的。”羌佛 說:“乾脆這樣,讓你們聖母告訴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好不好?” 酋長說:“好!”

    這時,酋長馬上念起聖經,用起內功。 羌佛 就告訴酋長說:“你那是不起作用的。”接著,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一修法,聖母瑪麗亞頓然顯現站在雲端,約有幾十丈高,當場把酋長赫呆了!

    聖母瑪麗亞對酋長說:“我的孩子啊!我雖然是你們的聖母,但我是佛陀身邊的侍者,我都是在學佛的,你現在應該馬上在這位至高無上的佛陀面前皈依,他是代表如來正法住世娑婆世界的。”

    酋長聽了五體投地,立刻皈依。後來,高山族九個部落的人全部來皈依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為他們的酋王,也就是酋長之王。

    聽了我說的公案,陸紹花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表示願意接觸一下佛教。

    4月29日上午,兩個基督教徒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了我們壇城。一切準備就緒後,祈福法會開始了。伴隨著我們唱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時,我聽到人群中傳出斷斷續續哭泣的聲音。

    法會結束後,我看到她們臉上還有淚花,但臉色比剛進來時紅潤好看多了。我問他們“都哭了?”“有什麼感受?”魏穩穩說,“我很喜歡聽你們唱的《心經》,在這裡我很舒服、心情好,不想離開。”陸紹花也說,“我一聽就情不自禁的眼淚下來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像是見到親人一樣”。

    從那時起,三個基督教徒魏穩穩,黃優優,陸紹花就開始聞聽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殊勝法音了。通過聞法,她們明白了些因果道理,知道了人生無常,夢幻泡影,想要了生脫死,就要入佛門。表示絕不再殺生、要行放生,要好好學佛修行。她們還請了佛像回家供奉,並發願皈依佛門。

    雖然佛教是圓滿的解脫之教,但基督教也是善教。當基督徒聽到佛經唱誦時淚流滿面,當基督徒恭誦佛號能安心入眠時,其背後的原因其實是這些基督教徒的法緣本來就在佛教。眾生只因其無始劫以來的善根因緣福報不同而顯現宗教信仰的不同。一切善教都應該和諧相處、互相包容,而不應該排斥。因為真正的善教都期望眾生遠離痛苦,得到快樂。

文章連結:基督教徒唱誦佛教《心經》時淚流滿面, 原來聖母也是佛陀身邊的侍者

學佛新生活https://buddhismlearning.com/

延伸閱讀:

台灣高山族酋長經聖母瑪麗亞同意率眾皈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聖母瑪利亞 #觀世音菩薩 #心經 #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聖經 #基督教徒

怎样在寺庙里做义工来培福?

众所周知,护持真正弘扬如来正法寺庙对每个佛弟子来说都是应尽的义务,做义工也是最基本的佛事之一。但是,做义工也不是简单的事,它需要具备正确的知见,克服种种艰难才能做好,并得到受用。在此,我想将我做义工的一些心得分享出来,以希望能利益大众。

一、做好义工首先要鉴别好寺庙

这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抉择做义工的前提,只有在真正的寺庙里做义工才能生发功德。

当前是末法时期,也就是魔强法弱的时期。末法时期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孙大量充斥在僧团之中,他们占据大多数的寺庙,使寺庙备受邪法、邪师污染,人们备受其害!

可以说现代真正的正法寺庙是不多的,一旦进入到妖魔占领的寺庙做义工,就毫无功德可言,还会壮大妖魔势力,从而造下黑业!因此必须依法观察,判断寺庙是否是真正的如来正法寺庙!

那么如何鉴别如来正法寺庙呢?

结合当下佛教界因缘,笔者认为如来正法寺庙应具备以下特征:首先该寺庙必须以真正的南无释迦佛陀和十方诸佛的经藏做为行持根本。

对于这一点,可能很多人会提出异议,现在学习南无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难道还有不纯正吗?

不错,南无释迦牟尼佛的说法圆融无碍,绝对正确无偏,但因經書當年並不是释迦佛陀親自寫的,是在佛陀滅度以後,是通過十六尊者,就五百比丘集結經藏,背誦、記憶等等措施,然後記載下來的。集经时當時難免有人記錯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无释迦牟尼佛的说法不断被缩水,被遗漏、被妖魔篡改,「噶陀寺曾經化十萬虹光有七萬多人開頂都能吹動缨毛的多了不起啊!但是現在這麼幾十年了法王圓寂了好幾個化了虹光了嗎?」「這幾十年化了誰了呢?」佛法失傳了末法時期魔强法弱,假法、邪法遍地都是,真正完整的佛法已经是非常稀少,而伪假佛法是无法渡生的,这才导致近百年来鲜有解脱成就的事例,故而南无羌佛大悲无量降世娑婆正法救度苦难的众生,我们才有跟随佛陀学习正法的殊胜因缘,因此在没有真正佛法的寺庙,去做义工,那也是善恶业混杂。

 其次,寺院的出家法师要戒律清净,堪为师表,现在不少人他虽身穿袈裟,用各种手段把自己包装成高僧大德的模样,甚至是以凡充圣,实际上他们歪曲篡改佛法,不守戒律,骗取众生供养,在这样的寺院去做义工,那就是助纣为虐!

二、我的义工经历:初期虽执于功德做义工,但同样对我帮助很大

对于我来说,是比较幸运和特殊的。从未接触过佛法的我,2015年是我最幸福的人生转折。这一年,我在北方的某寺参加了由教尊证达上人主持的浴佛法会,继而,我又有幸参加了教尊举行的皈依法会,成了一名惭愧佛弟子,恭闻南无羌佛的法音,学习南无羌佛的法宝。

在法会期间,师兄师姐和出家僧众们都很忙碌,有人告诉我,在正法寺庙做义工功德很大,既消业又培福,健康长寿,家财兴旺,福报无量。我听后备受激励,非常想加入到义工的行列之中。

那几天,看到师兄姐们的无私付出,僧众们体贴入微的关怀,我不由得全心投入干起义工来了,并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欢乐中。大家其乐融融,在一个大家庭里相互间亲切关怀,那么轻松愉快,我真心感受到这个家好温暖啊!

      经历过这次法会后,我逐步喜爱上在寺庙做义工了。虽然我是四川人,距离寺院有好几千公里,坐火车要伍拾多个小时才能到达,但每次有法会讯息,我还是会想尽办法去参加和护持,执于功德呗!

      我在寺院做完义工,返回四川后,我发现我的抽烟(20年以上烟龄)、赌博(20年以上赌龄)和几乎天天的宵夜生活等诸多恶习在一个多月时间内不知不觉远离我了,就好似我对它们提不起劲来了。家人和朋友都很惊讶,有点百思不得其解,竟然开玩笑说我“中邪”啦!其实我自己很清楚这是佛菩萨的加持,帮我断除了无始以来的诸多恶习,要靠我的意志力,在如此短时间戒了这些恶习是绝对不可能的,真的是不可思议!

三、使命感:充满惭愧之心做义工

    在以后的闻法学习中,我渐渐体悟到做佛事时不能执着功德,应该是天然善行,我应该努力提高我的思想境界。

     随着因缘变化,我又有幸接触到其他一些具有正知正见的寺庙,并积极做义工护持。由于很多寺庙前期都处于百废待兴之时,各方面条件都异常艰苦,无形的障碍不断从四面八方袭来,我感到心情沉重。但当我看到出家僧众们和义工师兄师姐们完全不顾困难、竭力付出时,我又一次次地被他们所感动,直觉告诉我,我应该知难而进,坚定信心!

我曾经看到比丘尼们换上了水泥工的着装,爬上几米高的空中艰难地粉刷寺庙墙面,真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完全是现代版的“穆桂英”!

我还曾看到师兄师姐们也不畏艰险,毅然爬上5米以上的高空,悬立于横梁上,进行刷漆和清洁佛像。从上望下,脚直哆嗦,站都站不直……

看到这些,惭愧感和责任感不禁油然而生。我也是一名佛弟子啊,护持三宝也是我的应尽之责,我为何不能像他们一样全力以赴做义工呢?寺庙就是我们佛弟子的家,我应该不计个人得失积极护持,想到这里,我的心更加敞亮了。

     渐渐地,我在寺庙做义工的心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开始的执相功德逐步演化成一种自我本来应尽之责。发自内心地开始把寺庙当成了自己的,不知何时起在不自觉中处处都会首先考虑寺庙的利益,都想尽最大的努力护持好寺庙和出家僧众们。这一切都是在自然状态下的真情流露,我执也在慢慢地减弱,我的心也变得更加明净。这是从未有过的感悟,我深深的知道,这一切都是三宝的加持和摄受,我唯有真心的感恩和报恩……

     于是我变了,只要有缘遇上这些寺庙佛事的缘起,我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去参加和护持,工作等世俗之事就暂时放在一边,这才是佛弟子的正业。

在寺庙做义工这几年,表面上看我似乎都是付出,付出体力,付出时间,没有得到利益收获,但佛菩萨的加持又岂是有相的物质和金钱所能企及的啊!

四、做义工以来获得的难能可贵的受用

(一)吸烟、赌博、夜生活等最难断的恶习戒除了;

(二)业力减轻,悟理更深更广,正知正见生,法喜连连;

(三)学会了很多生活中不会的技能,学习也由被动变为主动;

(四)工作变得即轻松又有实效,在2020年疫情期间成为全公司唯一业绩增长的销售人员。

 (五)把学习到的南无羌佛的佛法能够践行在自己的待人接物,为人处世上,善缘越来越多。

    回顾这些学佛做义工的受用,我发现佛菩萨己加持我太多太多用金钱买不来的“宝藏”,只是我这个地道的凡夫被世俗的物质和金钱蒙闭了双眼,一时没有看到这些“宝”。好在我觉悟过来了,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宝”,也有所领悟如何才能获得此“宝”。

祈愿更多的师兄师姐们都能有缘加入到为正法寺庙做义工的行列,为弘扬佛教正能量作出自己的贡献,并得到显著的学佛受用,直至解脱成就!

慈松/葵心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